剧院资讯

更多>>
戴安娜·达姆娆:虽然没有夜后,但高音一个也不会少
来源: 国家大剧院     刊发时间: 2017/11/14

德国女高音戴安娜·达姆娆与丈夫法国低男中音歌唱家尼古拉·泰斯特 Rebecca Fay/摄

德国女高音戴安娜·达姆娆被《纽约太阳报》称为是“世界顶尖的花腔女高音”。11月29日,她将亮相国家大剧院“醇·萃古典”系列,为她的首次中国巡演收官。音乐会上,她将携手丈夫——法国低男中音歌唱家尼古拉·泰斯特,以及钢琴家马切伊·皮库尔斯基,带来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歌剧选段。音乐会曲目包括她最拿手的《茶花女》《罗密欧与朱丽叶》等歌剧中的咏叹调。电话采访中,达姆娆告诉记者:“虽然没有‘夜后’,但高音一个也不会少。”


德国女高音戴安娜·达姆娆 Jürgen Frank/摄

茶花女比夜后更难唱
在达姆娆所扮演过的几十个歌剧角色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属莫扎特歌剧《魔笛》中的“夜后”。夜后一角,因其爆炸性的高音和戏剧性的表演,常被人认为是花腔女高音的试金石。迄今,达姆娆已经在英国皇家歌剧院、萨尔茨堡音乐节、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大都会歌剧院、法兰克福、巴伐利亚、慕尼黑等多个歌剧院出演了15个不同版本《魔笛》中的“夜后”,这也曾是达姆娆叩响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英国皇家歌剧院和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大门的角色。
但在达姆娆看来,《茶花女》中的维奥莱塔比夜后更难唱。“维奥莱塔要唱满全场,开始的花腔,中间比较抒情,最后还要有很强的戏剧性。相比之下,夜后其实挺简单的。夜后是一个爆炸性的角色,她出场很短,但演唱必须铿锵有力,像飞镖一样戳下去。夜后的高音的确很难,但只要保持声音的流动和良好的状态,你就能做到。”
在29日的音乐会中,达姆娆将带来她最喜欢的歌剧选段。“我最喜欢《茶花女》和《罗密欧与朱丽叶》,这两部歌剧都非常动人。维奥莱塔和朱丽叶这两个角色的差别很大,但她们的一生都是被爱指引的。维奥莱塔很机灵,甚至有点狡黠,而朱丽叶则非常忠诚,但相同的是,真爱是她们终其一生的追求。《茶花女》是个大悲剧,但音乐非常动人,也充满了力量。”
达姆娆喜欢挑战戏剧性强的角色,除了维奥莱塔和朱丽叶,她最近还经常演出《霍夫曼的故事》中的四位女主角、《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中的露琪亚。“每一个角色都是一次挑战,特别是那些命途多舛的角色。歌剧不是只需要你美美的站在台上,而是要你去展现人性,让观众能够在你的表演中产生共鸣和反思。”


德国女高音戴安娜·达姆娆 Rebecca Fay/摄

我从小就是一个“戏精”
金发碧眼的达姆娆看上去像个公主,但她却说自己心里其实住着个“戏精”。达姆娆小时候,在每周日下午的家庭音乐会上,她都会躲在窗帘后面大声喊:“下面有请歌手、演员戴安娜登场!”随后家人们会报以热烈的掌声,达姆娆非常享受这样的场面。后来,老师告诉她,可以从非常轻、非常高的声音练起,然后就可以演夜后了。但她却说:“四岁的时候,我就在幼儿园演一个尖酸刻薄的继母,而不是公主。我从小就是一个戏精,我想演一些戏剧性的角色。”
十二岁时,达姆娆遇见了歌剧,她在电视上看到了特蕾萨·斯特拉塔斯和普拉西多·多明戈主演的《茶花女》。“斯特拉塔斯扮演的维奥莱塔,那么美又那么脆弱,你看到她一定会动容,你会不自觉地想她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从第二幕就开始哭,当时我觉得这是人类所能创造的最美的东西。当时我就想,上天请赐予我这种天赋吧。非常幸运,我的梦想现在实现了。”
在达姆娆看来,“无论是五百年前,还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情感是永恒的。不管是快乐、欲望,还是仇恨,这些感受都是一直存在的。我努力让自己融入一个角色,从歌词上、从音乐上,最重要的是从情感上去理解她们,这是一种共通的人性,是情感的自然流露。”
此次音乐会的曲目中,从《塞维利亚理发师》中的罗西娜到朱丽叶,从《清教徒》里的埃尔薇拉到维奥莱塔,达姆娆将在一场音乐会中呈现歌剧史上性格、声音截然不同的几个角色,曲目选择诚意十足,也让北京乐迷们充分感受顶级花腔女高音的魅力。

关键字: 醇·萃古典 戴安娜·达姆娆 茶花女 夜后

转载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请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资讯搜索

图文
视频
广播专题

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