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资讯

更多>>
花腔女中音有多“花”?
来源: 国家大剧院微信     刊发时间: 2019/01/04
  花腔(Coloratura)一词源自德文,意为色彩,通常指声乐旋律中精巧灵活的装饰,包括种种装饰音、急速的音阶或琶音进行,以及华彩乐段等。

 
 
花腔技术的兴起是声乐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花腔最初是由阉人歌手来演唱的,由于特殊的生理结构,他们有着高亢明亮的音色和强大的肺活量,有女声的柔美空灵又有男声的强健有力。17、18世纪,作曲家没有对花腔唱段做出明确的谱面要求,一般都是由演唱者即兴发挥。这让本就属于炫技型的花腔唱法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阉人歌手

在阉人歌手退出声乐舞台之后,花腔唱法开始由女高音声部来演唱,她们轻巧、灵活、清脆、明亮的声音特性,和擅长弹跳、快速乐句进行的技巧,使人们一度认为花腔只是女高音的“专利”。但是随着人们对歌唱艺术认识的不断拓展,也发现了女高音在演唱花腔时的一些局限,如音量较小,音质不够浓厚,只能演唱一些抒情、欢快的声乐作品,若是演绎较为沉重、悲壮并带有华彩的作品时会显的单薄,不够深沉,缺少力度。这个时候,音乐家们开始关注到了女中音声部,把花腔加入这个声部中进行演绎,在罗西尼、莫扎特等作曲家的笔下,产生了大量花腔女中音的声乐作品。花腔女中音以其质朴灵巧又不失舒缓醇厚的独特表现,让人们对花腔有了新的认知。
在音色上,花腔女中音既要求有明亮的高音区,同时又要兼具丰满、醇厚的中音区,在高中低三个音区的演唱中实现声音的完整统一、衔接自然流畅。在演唱复杂的花腔旋律时,声音要有细腻灵巧的弹性,又要比花腔女高音表现出更为强烈的感染力和戏剧张力。


贝尔冈扎


巴托莉

由于极高的训练难度和对天赋的要求,花腔女中音令许多女中音歌者望尘莫及。纵观20世纪,女中音人才中能唱花腔的并不多,大多是抒情和戏剧型的女中音。贝尔冈扎、巴托莉等具有超凡的艺术才华的花腔女中音,都受到乐迷们的狂热追捧。
21世纪,一个响亮的名字进入了全球音乐爱好者的视野,她就是美国女中音歌唱家乔伊斯·迪多纳托。


出生于堪萨斯州的乔伊斯,少时的梦想是成为流行歌手。高中时代,她立志成为音乐剧演员,直到大学三年级在电视中看到歌剧《唐璜》,才决定转向歌剧领域。1996年,在诸多声乐比赛上频频夺魁的她签约休斯敦大剧院,开启其职业生涯;2001年,乔伊斯·迪多纳托亮相斯卡拉歌剧院出演罗西尼歌剧《灰姑娘》的女主角安杰丽娜而引发轰动;2005年,已年届36岁的她首次叩开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大门,饰演《费加罗的婚礼》。此后,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音乐会和巡回演出都争相邀请乔伊斯登台。


虽然歌唱生涯起步较晚,但乔伊斯·迪多纳托在世纪乐坛一跃而上,近年来,凭借其“24K纯金”般的嗓音,在罗西尼、亨德尔、莫扎特等歌剧中的精彩演出,曲目广泛的唱片,乔伊斯横扫全球各大颁奖典礼大奖,蜚声国际。如今,她被欧洲媒体称为“世界最炙手可热的抒情花腔女中音”,《BBC音乐杂志》将她誉为“歌剧皇后”,《留声机》杂志对她这样评价:“乔伊斯·迪多纳托那惊艳悦耳的歌声在提醒着我们,任何时代都会出现巨擎。乔伊斯不但是一位伟大、勇敢且富有启发性的艺术家,一位我们时代最好的歌手,她还是一位艺术的变革者。了解她作品的人无不为她的天赋所折服,而对此一无所知者也会立即被她所吸引。乔伊斯的歌声让世界一瞬间变得更加明亮。她的歌声促使我们主动去倾听,去发现不一样的声音。”
 

不同于巴托莉颗粒分明的花腔演唱方式,乔伊斯习惯于以轻巧的方式将困难的装饰音自然滑过,而不是费力地展现技巧。而在演唱主要旋律时,她又能够贯穿歌唱性,不过分修饰。乔伊斯的音色有着不可思议的弹性和动态感,尽管已经蜚声国际,她始终保持着对歌唱技巧刻苦的训练:“一个人拥有越高超和娴熟的演唱技巧时,便可以在表达中掌控更大的自由度。我必须非常刻苦地练习,从而打造我的声音,这并不是我与生俱来的。然而音乐来得总是非常容易,因此我必须要等待我的能力技巧与我在音乐上和戏剧上的需求相互融合。这对我来说一直都是一件不可间断的任务。”


作为华纳古典唱片公司独家签约艺术家,乔伊斯的最新专辑《战争与和平》夺得了2017年“留声机最佳独唱音乐会奖”。她的另一张专辑《那不勒斯的斯黛拉》堪称一场奢华的美声盛宴,其中不但收录了贝利尼、罗西尼和多尼采蒂的作品,还包含了一些鲜为人知的音乐遗珠。为她斩获了格莱美奖的专辑《歌剧名伶》收入了各种男女角色的咏叹调,凸显了乔伊斯作为女中音的丰富戏剧世界。后续专辑《戏剧女王》,不论唱片还是数轮国际巡演都收获了热烈反响。2013年,她推出了一张名为《喜悦!》的回顾性专辑,收录了过去十年中的代表性作品。乔伊斯还荣获过留声机奖“年度艺术家”和“年度独唱音乐会”奖项,四次斩获“德国古典回声大奖”的“年度女歌唱家”奖项并且荣登《留声机》杂志古典音乐名人堂。
1月11日,迪多纳托将与黄金苹果古乐团及其首席指挥马克西姆·叶梅利亚尼切夫携手登台国家大剧院,化身不同歌剧的女主角,带来一台精心打造的“战争与和平”音乐会。

演出时间 2019年1月11日 19:30
  演出地点 国家大剧院·音乐厅
  曲目
耶弗他之妻的咏叹调“可怕的场景,痛苦的场面 ”,选自《耶弗他》 亨德尔 曲
安卓玛卡咏叹调“拿起那把剑,你这野蛮人”,选自《安卓玛卡》(1742)  利奥 曲
交响曲《灵与肉的体现》  德·卡瓦莱里 曲
为三把小提琴与数字低音所作的G小调夏空舞曲(器乐曲) 珀塞尔 曲
《狄朵之悲叹》,选自《狄朵与埃涅阿斯》(1689) 珀塞尔 曲
阿格丽品娜的咏叹调“我的思绪折磨我”,选自《阿格丽品娜》(1709) 亨德尔 曲
《我哀伤的灵魂》(器乐曲) 杰苏阿尔多 曲
阿尔米莱娜的咏叹调“让我哭泣吧”,选自《里纳尔多》(1711) 亨德尔 曲
   
——中场休息三十分钟——
   
欧拉西亚的咏叹调“他们告诉我你至高的力量” 珀塞尔 曲
苏珊娜的咏叹调“晶莹溪流潺潺流动” 亨德尔 曲
《赐我平静》 阿沃·帕特 曲
阿尔米莱娜的咏叹调“小鸟们,你们在唱些什么” 亨德尔 曲
阿廖丹特的咏叹调“深夜过后” 亨德尔 曲



转载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请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资讯搜索

图文
视频
广播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