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资讯

更多>>
国家大剧院与海外三家艺术机构联合委约 作曲家陈其钢作品《江城子》将迎世界首演
来源: 国家大剧院     刊发时间: 2018/02/28
3月2日,由国家大剧院、英国BBC古典广播、英国格拉摩根谷音乐节、澳大利亚悉尼交响乐团联合委约作曲家陈其钢作品《江城子》将在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会中迎来世界首演。


2月28日《江城子》合乐肖一/摄
作为中国音乐家在国际舞台上的杰出代表,2016至2018乐季,国家大剧院邀请著名旅法作曲家陈其钢作为驻院艺术家,展开了与国家大剧院的深度合作。在这两个乐季,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通过《源》《走西口》《逝去的时光》《乱弹》《二黄》等陈其钢创作于不同时期的音乐作品,带领观众从多个角度感受了其作品所蕴含的独特艺术气质与深邃人文内涵。而这其中,《逝去的时光》与《乱弹》还由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在2017美国巡演的舞台奏响,以别具一格的东方魅力与中国色彩征服了大洋彼岸的观众。
即将首演的《江城子》取材自宋代文豪苏轼为悼念亡妻而作的同名词作。该曲是一部为民族女高音、合唱与交响乐团而作的作品。届时,该曲将由法国新一代指挥家亚历山大·布洛赫携手女高音歌唱家孟萌、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管弦乐团完成世界首演。


作曲家陈其钢作品《江城子》将在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会中迎来世界首演

苏轼十九岁与王弗结婚,嗣后出蜀入仕,夫妻琴瑟调和,甘苦与共。十年后王弗亡故,归葬于家乡的祖茔。这首词是苏轼在密州一次梦见王弗后写的,距王弗去世已是十年。生者与死者虽然幽明永隔,感情的纽带却结而不解,始终存在。 苏东坡的作品虽以豪放著称,但感情的表达却可以做到至诚至简,细腻婉约。《江城子》是那种在生命里反复吟唱,静夜中不断怀思的乐音。无数人毫不吝惜地把“绝唱”的美名赠与了这首词。
本人多年来苦苦寻找,始终没有碰到一位既擅长中国传统戏曲,又受过良好声乐教育,同时音乐感和理解力均佳的男声演员。为此作品,原想让孟萌女扮男装,但试验之后觉得做作了,最终决定索性由女声担此角色。无论男女,只要能够揭示原词中深刻的寓意和内涵,就是成功。
这是我为合唱这种形式所作的处女作,但它无论在音高、音程关系、节奏变化、音色变化等各方面都难度极高。据国家大剧院合唱团的指挥和音乐家反馈,这是他们建团以来遇到最难的当代合唱作品之一。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就算让我这个无知的新人放手试验一把吧。借此机会,我向宽容我的国家大剧院和所有参与此计划的音乐家们表示由衷地感谢! 
  ——陈其钢


2月28日作曲家陈其钢接受记者群访,介绍作品内容 肖一/摄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与合唱团音乐会:布洛赫演绎德彪西、陈其钢与贝多芬》音乐会将上演众多精彩曲目,其中,由国家大剧院、英国BBC 古典广播、英国格拉摩根谷音乐节、澳大利亚悉尼交响乐团联合委约的陈其钢新作品将迎来世界首演。
作为法国继德彪西之后的又一位巨擘级作曲家,梅西安就曾自称德彪西的歌剧《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给了他“最具决定性影响”,即将首演自己第一部合唱与乐队作品的陈其钢就是梅西安的关门弟子。艺术家及其作品永远是宏大历史时代与独特内心体验彼此互动的结果。德彪西成就于十九世纪末百花齐放的文艺思潮及其对东方及异域文化独到的情怀与兴趣,而陈其钢出身于具有浓厚中国气息的文人家庭,也因历史机缘而系统研习法国音乐传统。他的音乐中,既在技法上有着显著的印象乐派特征,常常荡漾着如梦似幻的若有若无,随处闪烁着难以捉摸的色彩,也在意境上洋溢着东方知识分子淡泊宁静的智慧与气度。他的作品取材于宋代文豪苏轼为悼念亡妻而作的催人泪下的《江城子》,相信其中也回荡着作曲家本人对自己逝去亲人的日夜追念。 

关键字: 陈其钢 江城子 作曲

转载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请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资讯搜索

图文
视频
广播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