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介绍

首演时间:2021年7月13日
语  言:中 文  
演出时长:150分钟(包含中场)

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剧团(现中国人民解放军文工团)于1991年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创排演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表现革命历史题材的重要成果,是我国最具影响力的民族经典歌剧之一。歌剧《党的女儿》根据林杉创作的同名电影文学剧本改编,阎肃(执笔)、王俭、贺东久、王受远编剧,王祖皆、张卓娅、印青、王锡仁、季承、方天行作曲,由彭丽媛、杨洪基等歌剧表演艺术家完成首轮创演,成功塑造了第一代“田玉梅”、“七叔公”等经典舞台人物形象,堪称民族歌剧的典范。该剧于1992年获第二届文华大奖,1999年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的献礼演出,先后荣获多个国家级艺术奖项。剧中的经典唱段如“天边有颗闪亮的星”、“万里春色满家园”、“杜鹃花”等被广为传唱。此次国家大剧院版将秉持“守正创新”的创排原则,在首演版的基础上焕新舞台呈现。由指挥家李心草执棒,首演版导演之一、原总政歌剧团导演汪俊执导,携手女高音歌唱家雷佳、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领衔主演,与国家大剧院歌剧演员队、合唱团、管弦乐团和中央民族乐团的优秀艺术家们精彩演绎。
适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伟大时刻,也是该剧首演30周年的特殊年份,国家大剧院在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宣传局、解放军文化艺术中心的大力支持下,以这部表现共产党人钢铁般信仰、向死而生大无畏革命精神的艺术精品,赓续红色血脉,向经典致敬,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这也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上,国家大剧院制作推出的首部歌剧剧目,全体演职人员以匠心精神认真打磨,希望借此激励鼓舞观众,在新的征途上再创新辉煌。
国家大剧院版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复排新制作)已被列入文化和旅游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项目,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主办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展演”项目。
 

剧目介绍

首演时间:2021年7月13日
语  言:中 文  
演出时长:150分钟(包含中场)

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歌剧团(现中国人民解放军文工团)于1991年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创排演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表现革命历史题材的重要成果,是我国最具影响力的民族经典歌剧之一。歌剧《党的女儿》根据林杉创作的同名电影文学剧本改编,阎肃(执笔)、王俭、贺东久、王受远编剧,王祖皆、张卓娅、印青、王锡仁、季承、方天行作曲,由彭丽媛、杨洪基等歌剧表演艺术家完成首轮创演,成功塑造了第一代“田玉梅”、“七叔公”等经典舞台人物形象,堪称民族歌剧的典范。该剧于1992年获第二届文华大奖,1999年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的献礼演出,先后荣获多个国家级艺术奖项。剧中的经典唱段如“天边有颗闪亮的星”、“万里春色满家园”、“杜鹃花”等被广为传唱。此次国家大剧院版将秉持“守正创新”的创排原则,在首演版的基础上焕新舞台呈现。由指挥家李心草执棒,首演版导演之一、原总政歌剧团导演汪俊执导,携手女高音歌唱家雷佳、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领衔主演,与国家大剧院歌剧演员队、合唱团、管弦乐团和中央民族乐团的优秀艺术家们精彩演绎。
适逢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伟大时刻,也是该剧首演30周年的特殊年份,国家大剧院在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宣传局、解放军文化艺术中心的大力支持下,以这部表现共产党人钢铁般信仰、向死而生大无畏革命精神的艺术精品,赓续红色血脉,向经典致敬,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这也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上,国家大剧院制作推出的首部歌剧剧目,全体演职人员以匠心精神认真打磨,希望借此激励鼓舞观众,在新的征途上再创新辉煌。
国家大剧院版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复排新制作)已被列入文化和旅游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舞台艺术精品创作工程”项目,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和旅游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主办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展演”项目。
 
加载更多
  1935年,江西山区杜鹃岭弥漫着一片白色恐怖气息。刑场上女共产党员田玉梅在老支书的掩护下死里逃生,找到原区委书记马家辉,报告老支书临刑前对她说的秘密——党内有叛徒,殊不知叛徒正是马家辉。马家辉勾结白军团长设下圈套,妄图重创游击队,并嫁祸玉梅是叛徒。在这紧要关头,被误会的玉梅用一片赤诚之心化解了七叔公心头的重重疑问。玉梅舍生忘死,再入虎穴,重新点燃了濒于绝望的马家辉之妻——桂英心中的革命之火,揭穿了马家辉的叛徒嘴脸。 
高山竹林间,玉梅、七叔公和桂英欲向游击队报告敌情,但游击队已经转移。在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的危难时刻,三人自发成立了战斗小组,七叔公自告奋勇冒死进山送信。游击队接到报信后设计反扑敌军。玉梅和桂英筹盐时与马家辉遭遇,二人携手勇灭叛徒,桂英不幸中弹牺牲。不料枪声引来白匪,为掩护小程安全离开,玉梅被白军抓住,逼她带路剿灭游击队。田玉梅浩气凛然,怀着革命理想慷慨就义。她那不朽的革命精神,化作了满山盛开的杜鹃花。
 
加载更多
收起
△国家大剧院院长 王宁
30年前,当时全国最优秀的艺术家们集中力量精心创排的民族歌剧《党的女儿》,唱出了一心向党的赤诚之心,奏响了大义凛然的不朽颂歌。此次国家大剧院复排新制作这部歌剧,不仅是向红色经典致敬,更是让英雄形象在舞台上延续强大生命力。希望将剧中“田玉梅”的理想之光与信仰之力传递下去,铸就信仰之魂、挺立信念脊梁。同时力求让这部作品成为赓续精神血脉、传承红色基因的经典剧目,成为不负人民无愧时代、兼具民族之根与艺术之美的精品佳作。
 
△作曲代表 王祖皆
民族歌剧《党的女儿》自1991年首演至今已上演600多场,创造了新时期中国原创歌剧演出之最,30年过去了,能够由艺术者心中最高的艺术殿堂国家大剧院复排新制作这部经典,我感到非常荣幸,我相信在守正创新指导思想的统领和所有艺术家的鼎力合作下,民族歌剧《党的女儿》一定能绽放新的光彩。

△导演 汪俊
1991年,我有幸参与了歌剧《党的女儿》的首演执导工作。对于刚刚步出校门的我来说,能与当时众多的前辈合作,不啻为一次歌剧殿堂的入门洗礼,获益终生……
30年过去了,值此建党百年之际重排《党》剧,遥想当年初排时那些充满激情的日日夜夜,不禁感慨万端!
匆匆30载,虽已两鬓染霜,唯余初心不改。
歌剧《党的女儿》以1935年江西革命根据地为背景,塑造了田玉梅为代表的几位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讴歌了在白色恐怖之下共产党人坚定的革命信念与舍身取义的斗争精神!自1991年首演以来,歌剧《党的女儿》已上演六百余场,创造了新时期中国原创歌剧演出之最!她已然无愧于民族歌剧里程碑式的作品。如今重排《党》剧,对于曾经参与首演执导的我来说高山仰止,倍感压力!如何在传承经典、忠于原创的基础上融入时代的审美元素?即在守正与创新之间寻找必要的张力与平衡?毕竟30年过去了,面对新的审美要求与新的观演关系,在深化主题、人物诠释与舞台呈现等诸多方面有所突破和超越,是此次复排的力道所在。
为此我们苦思冥想……
艺术的生命在于拥抱时代。经典的魅力因其始终与时代精神相契合而日久弥新。感谢国家大剧院给了我们这次难得的机会,让我们在“守正”经典的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大胆的尝试与探索,藉此希冀更多的年轻观众走进歌剧殿堂,走近红色经典,让我们《党的女儿》这朵民族歌剧的瑰宝能常演常新,再放异彩!
 
△指挥 李心草
  歌剧《党的女儿》首演于30年前,30年前也是我初登首都舞台的日子,我的舞台生涯和这部剧是同岁的。这几年,我们不断从老艺术家手里接过接力棒,尤其是红色基因的传承,我感觉责任重大。在这次排演的剧组里,我看到了老中青少歌剧力量的四世同堂,也见证了红色基因的薪火相传。
  《党的女儿》是一部非常成功的作品,与30年前首演的版本相比,这次整体上没有大的变化,只是在配器等小的方面做了一些调整,比如西洋乐和民乐应该怎样融合、编配。《党的女儿》是民族音乐,有大段著名的咏叹调,其中的板腔体等都是西方唱法没有的。在中西唱法的融合、借鉴方面,我们希望能做更好的尝试。

△田玉梅饰演者 雷佳
这是一个关于信仰的故事。当我日夜循着“田玉梅”的戏剧发展不断去探寻角色的内心世界时,一次次被这个最基层的普通党员,在革命最低潮时,虽经九死而不悔,毅然决然高擎信仰之火,永葆革命初念,最终向死而生的故事深深震撼。
虽没有历经那个苦难年代,但我知道要诠释好这个角色,首要任务就是必须深刻感知“田玉梅”的价值观。我问自己,如果生在那个年代,如果牺牲了自己便能换来千千万万个母亲和孩子更好地活下去,我会不会像玉梅那样义无反顾?排练中不知多少次泪如雨下,但擦干眼泪,被精神洗涤、被艺术滋养的内心已经让答案变得更加清晰和坚定。
作为一名有着近二十年党龄的新时代的“党的女儿”,能够在迎接建党百年之际,在歌剧舞台上演绎这个经典角色,我倍感荣幸。整个复排过程艰辛而难忘。于我而言,这既是一堂知史鉴今、观照未来的历史教育课,也是一堂脚踏实地、兢兢业业向前辈大家学习致敬的艺术实践课,更是一堂庚续红色血脉、激发奋斗精神的革命传承课!通过对这一堂堂课程的“身入、情入、心入”的渐进学习,让我更加初心如磐,笃定前行。

△七叔公饰演者 廖昌永
七叔公是一位善良淳朴、甘于奉献的群众,也是一位信念坚定、大义凛然的革命者。起初他身在党外,上山采药、闯荡江湖,勇敢接受革命者的托孤,并试图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改变旧社会。在长久的斗争中,他逐渐开始协助革命工作,不断探索着实现理想的路径。他感悟到,只有一个一心救国、一心为劳苦大众的政党,才能带领中国人民走向光明。在革命的危难时刻,他奉上一颗赤诚之心、一副铮铮铁骨,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革命事业抛洒热血。正如他在咏叹调《天大的重任我来挑》中唱的那样:“我平生不向人低头,今日我愿向党弯腰。只要能为党报效,头可抛,心可掏,有什么天大的重任我来挑”。作为演唱者,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这是一位可敬的老人,更是一位可敬的英雄。从七叔公身上,我体会到中国共产党人的奋勇担当和自强不息,永远奋斗、永远年轻!
 
加载更多
收起
主题歌《杜鹃花》
这是一首民歌风很强的抒情短歌,音调虽从江西民歌脱胎而来,但经过作曲家的改造处理后,音调也有一定程度的发展变化,加上合唱声部的力度强化,从而使主题歌既有民歌的质朴优美,又有江西民歌很少能够兼具的刚劲昂扬气质。这首主题歌在全剧一些重要场景中出现多次,它的作用正是对田玉梅形象做准确而生动的点睛式刻画。

抒情短歌《女儿离不开好妈妈》
由鹃妹子唱出的这首抒情短歌很有特色,旋律非常单纯,情感真挚,每一乐句都与合唱团的短小叠句相唱和,生动塑造出一个天真可爱的儿童形象。此曲在第三、第六场出现了2次,每次出现在节拍或音调上都有所变化,虽是着墨不多的淡淡一笔,却有隽永深沉的情感含量,听来催人泪下。

抒情唱段《天边有颗闪亮的星》
在第三场首次出现的这首抒情唱段,音调来自民歌素材,但做了较多提炼和升华。后在第五场再次出现,并在结尾处发展成为田玉梅、七叔公和桂英的三重唱,这段三重唱的展开较为充分,三个声部的旋律线条非常清晰,在音乐上使我们领略到了多声思维所特有的音响美感,是全剧音乐颇有光彩的唱段之一。

咏叹调《血里火里又还魂》
这是女主人公的田玉梅第一首大段成套唱腔,其音乐结构由散板-慢板-快板-散板四个不同板式组合连接而成,通过抒情主人公4个不同的情感层次,描写我江西苏区杜鹃坡共产党组织因叛徒出卖被敌人破坏并遭到集体屠杀,幸免于难的田玉梅在尸横遍野中渐渐苏醒过来,从恍惚迷离到神志清醒后决心与敌人斗争到底的心理过程,表现了田玉梅大义凛然、决心与敌人战斗到底的革命情怀。

咏叹调《万里春色满家园》
这是田玉梅英勇就义前的一首核心咏叹调,是她作为一个共产党员面对敌人屠刀时的生命绝唱。全曲的结构分为散板-中板-快板-散板四个部分,分别表现田玉梅在临刑前对孩子的深情嘱托,对家乡、亲人的依依惜别之情,以及作为一个普通农家女对闹革命、求翻身的无限自豪与眷恋;最后的散板,在节奏高度自由的旋律陈述中饱含着极大的情感含量和戏剧张力,并通过慢起渐快的处理,将田玉梅情感抒发层层推进到最高潮,唱出咏叹调的核心诗眼“万里春色满家园”,将田玉梅慷慨赴死前大义凛然的豪壮情怀以极具浪漫气质和歌唱美感的旋律抒发出来。

撰稿:居其宏
 
加载更多
收起

主创主演

主创主演

图集

加载更多

收起

媒体评论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