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工农红军完成了举世瞩目的长征。在两万五千里的征途上,红军战士历经曲折,战胜了重重艰难险阻,开辟了中国革命继往开来的光明道路,奠定了中国革命胜利前进的重要基础。
 

中国史诗歌剧《长征》首演于2016年7月1日,是国家大剧院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所委约创作的原创歌剧,也是国家大剧院推出的第50部歌剧,是继《西施》《赵氏孤儿》《冰山上的来客》《方志敏》等民族经典题材之后推出的第11部中国原创歌剧。本剧根据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真实历史改编,以现实主义手法忠实地再现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艰苦过程,通过普通红军战士和民众的视角和感受,串联出长征过程中的重要节点性事件,忠实地再现了那段“苦难的辉煌”,歌颂了中国工农红军为信仰而奋斗牺牲的崇高理想信念,并以此缅怀长征这一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以长征为题材的各类文艺作品百花齐放,仅影视剧和各类舞台剧逾百部。红军长征,这个上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之一,是改变历史的一个壮举。国家大剧院歌剧《长征》以歌剧这一最丰富的舞台艺术形式,向长征这一影响中国革命进程的伟大事件致敬!


全剧共六幕九场,登场人物近30余个,合唱、舞蹈同台逾百人,是国家大剧院迄今演出规模最大的一部原创歌剧作品。全剧一气呵成表现了红军从瑞金出发,历经湘江战役、遵义会议、夺取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会师会宁等重要历史事件,体现革命先烈为梦想不怕牺牲的正能量精神。  

长征的伟大历史造就出我们今天的和平生活,长征精神的每一个音符都蕴含着时代的因子,都具有催人奋进、撼人心魄的精神力量。让我们一起走进国家大剧院,通过歌剧的艺术魅力重温这一段苦难与辉煌。


曲:印青
 编剧:邹静之
世界首演:2016年7月1日, 国家大剧院歌剧院

挥:吕嘉
导  演:田沁鑫、杨笑阳
舞美设计:马岩松
服装设计:宋立
灯光设计:胡耀辉
多媒体设计:胡天骥
造型设计:陈敏正
音效设计:王丹戎
音响设计:蔡军
道具设计:金继峰
音乐指导:黄小曼
合唱指挥:董岱
复排导演:唐梋梋、黎剑波

主要角色演员
彭政委(男高音):阎维文、王冲●
曾团长(男中音):王海涛、王鹤翔●
平伢子(男高音):王宏伟、梁羽丰▲
洪大夫(女高音):王喆、王璟、李欣桐●
霞(女高音):龚爽、程文慧
军团长(男低音):关致京●
李文化(男高音):李扬、韩钧宇
刘平权(男高音):黄训国、金郑建●
(注:●国家大剧院歌剧演员,▲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团员)

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准备撤离苏维埃共和国的都城瑞金,中央红军某团曾团长和彭政委接到转移的命令时,不忍把伤病员留给敌人。而此时,来说服伤员的彭政委的爱人洪大夫说出了自己也申请将留下来照顾伤员,面临生死离别的夫妻代表着离开瑞金和留下来的同志,唱出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军号声中,红军战士唱着《我们终将得胜利,红军一定会回来》,怀着对梦想追求的决心离开瑞金。
湘江战役,红军长征中最惨烈的一战,血染湘江。
战争过后,彭政委看着活下来的熟睡中的战士们,唱起《寒夜中》,下决心拢住队伍,为理想绝不后退。
夜入遵义城的红军得到了休整机会。部队与商户公平交易,战士们与宣传队搞起了写标语大赛。热闹的气氛后,深夜,遵义会议的公告传来,毛委员加入了领导中心,中国革命迎来了历史的转折点。
在敌军围追堵截中,红军在面对生死存亡时,曾团长和彭政委带领战士一天一夜奔袭两百四十里,在大合唱《奔袭之歌》后战士们一鼓作气夺下泸定桥。红军主力胜利突围。
面对雪山、草地的艰难困苦。红军战士为了理想勇于向前。战士平伢子为了战友们的安全,在试吃野菜时中毒,掉队后奄奄一息的平伢子不幸陷入沼泽,以一曲咏叹调《我舍不得离开你们》表述了牺牲前对红军队伍的留恋。
历经艰难险阻,中央红军、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和陕北红军终于在陕甘边界的会宁胜利会师。在热烈的会师大合唱后,彭政委却得知爱人洪大夫被捕后牺牲。洪大夫最后的信,激励了战士们,全剧在大合唱《长征万岁》中结束。

精彩唱段赏析
《神圣的自由谁敢来侵犯》
  第一幕中的一首红军男声合唱。铿锵有力的旋律、进行曲式的节奏,通过力度强弱对比和调性的变化,唱出了红军战士保卫红色根据地、保卫苏维埃政权的坚定决心。此曲的音乐动机贯穿了全剧,成为红军群体的音乐形象。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第一幕红军长征出发前,剧中主人公彭政委与将要留在瑞金根据地的爱人洪医生一段对唱、咏叹调。此唱段把二人的留恋、希望和相互激励的情感融为一体,通过两个人音乐主题的交织,表现了彭政委的内心纠结和洪医生的难舍之情,在洪医生的真心倾诉下最后发展为二重唱推向高潮,将生离死别的伤感思绪升华为“为了胜利,向着未来”的革命豪情。

《我们终将得胜利》
红军主力部队即将离开江西瑞金革命根据地的一段混声合唱。在远远的出发号角中,坚定而略带忧郁的红军男声合唱和莲嫂、刘歌山歌般地对唱交织进行,层层递进,最后发展成红军和送别群众的混声大合唱,表现出人们对革命胜利的渴望和信心。

《寒夜中》
第二幕中彭政委的一段咏叹调。在惨烈的湘江之战间隙,面对经过激烈战斗而疲惫不堪、睡着了的红军战士们,彭政委抒发着对英勇士兵的无限赞美和感慨,音乐抒情而充满力量,节奏变化丰富,展现出红军不惧强敌、不怕失败的英雄气概。

《三月桃花心中开》
剧中的一首歌谣体唱段。分别以女声合唱、女声独唱、混声合唱等形式在一、三、六幕中多次出现,歌曲富有地域特色,情感真挚,优美动听,在剧中表现了革命根据地人民群众对红军战士的深深爱戴,更表达出了红军将士对百姓养育之恩的感激之情。

《奔袭之歌》《不败的精神》
第四幕中表现红军在大渡河沿岸长途急行军、飞夺沪定桥的战斗场景。前曲是一首昂扬的男声合唱,在乐队连续急速的三连音背景下,红军战士的歌声坚定有力、一往无前,紧接后曲是彭政委一段“急板咏叹调”,在动员战士们“快点!再快点!”的同时,又发出“百年前被杀的石达开三万铁骑啊,请你们张开眼看看今天的红军战士是怎样不惧艰险”的豪迈赞叹。两首唱段紧密相连,音乐飞速而汹涌澎湃,旋律变化多端,展现岀红军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勇猛斗志。

《雪啊雪》
第五幕第二场中红军爬雪山时红军女战士万霞的一段悲怆而优美的咏叹调。在低沉、浑厚的男声合唱衬托下,万霞的女高音独唱时而空灵飘逸、时而激越昂扬,乐队响起凄美而坚强的间奏乐段,充分刻画岀红军战士们在迎着飞舞的雪花艰难跋涉、携手前行中依然保持着坚定革命理想和纯洁高尚的情怀。

《我舍不得离开红军》
第五幕第三场中红军战士平伢子临牺牲前的一段咏叹调。在红军过草地的途中,平伢子为战友试吃野菜中毒掉队,体力不支、濒临绝望的他,回忆起自已从一个没有爹娘、没有名字的苦孩子成长为一名英勇的红军战士的光荣一生,在陷入沼泽牺牲的最后一刻,动情地呼唤着战友“请代我向新中国致敬”。此段咏叹调结构相对宏大、情感发展丰富,从几乎是低吟起始,音乐的情绪和情感随着调性、节奏的变换而层层展开,其间,幕后男声合唱的“家乡山歌”又像是从天际传来,催动着平伢子的思绪万千,最后在大小调交替的旋律推动下唱出了全曲动人心魄的最高音,将红军战士的理想、信念展现的淋漓尽致。

《告别的时刻就要来临》
第六幕中洪医生的一段咏叹调。红军三大主力在陕北胜利会师后,彭政委得知留在南方的洪医生为掩护伤员而被捕牺牲的消息,收到她在狱中托人带来的信,悲痛万分。此时剧中出现了洪医生的英魂,用歌声深情地向爱人和战友述说着内心的话语,勉励彭政委“不要忘记当初的誓言”,在即将面对枪口时告白“让我的热血像鲜花一样开满春天”。此段具有相当篇幅的咏叹调,既婉转温情又挺拔高亢,起伏迭宕极具情感张力,表现出红军为天下百姓解放,为改变旧世界而不惜牺牲生命的崇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