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资讯

更多>>
77岁歌剧之王 让人听到了年轻
来源: 北京日报     刊发时间: 2018/02/08
“歌剧之王”的艺术生涯虽已不在黄金时段,无论年龄还是容颜均不占优势。世界“三高”已只剩“一高”,但仍坚守歌剧舞台领衔主演。从男高音转型男中音声部之后,这些年多明戈在不断挑战新的角色,超越同行更超越自我,还不断带来惊喜,不断创造奇迹。 
中国观众对马斯奈歌剧《泰伊思》感觉陌生,但却熟悉崇拜“歌剧之王”多明戈。这部戏在北京各处安置的广告,基本隐去了女一号的美颜芳容,而由男主角凝眸“勾魂”。于是,国家大剧院新版《泰伊思》的票,早就一抢而空。虽然不乏为了马斯奈、为了《泰伊思》而来的爱好者,但相当比例的现场观众,那就是直奔心中的男神而去,“有他就OK,其他不重要。”
2018年2月2日、5日,看过多明戈领衔男主角的观众有什么感受?“他是宝刀未老,我们是不虚此行!”上海、广州来的观众异口同声赞叹。“现场聆听77岁的多明戈的歌声,很幸运、很幸福。”从西南边地专程前来的观众喜形于色心满意足。
多明戈主演《泰伊思》男一号阿塔纳埃尔,无疑是个严峻而高难的挑战。阿塔纳埃尔,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修士。一位七旬老者扮演这个角色,在当今国际舞台可能也是绝无仅有的特例。
开场,圣僧与门徒“晚餐与晚祷”的男声合唱,柔顺安详平和含蓄。接着,我们听到阿塔纳埃尔的第一声祝福与问候,那是多明戈的美妙歌喉。“在哀悼和悲伤中归来”的青年修士,神不守舍面色阴沉。众人围上来关切致意,他却自顾自呢喃着她的名字:泰伊思。最初那一刻,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就是那位古稀老人。虽然他还是英俊健朗风采翩然,但再高明的化妆师无法抹去其容颜的沧桑岁月留痕,这副老者的体型与动态,又何以让人信服?
开始有些担心,那倾斜不整的地面,阿塔纳埃尔既要来回走动还要上下台阶,别只顾演唱不看脚下啊!这就是好演员、老戏骨,虽然台阶有一定高度,他却一步步迈脚落得稳当。这下悬着的心终于放回原处,可以安心听他演唱。“啊,她越是有罪,我越是要怜悯她……”他的祈祷,歌声充满信心。“上帝,把她给我,把她给我!我再将她永远地献给你。”他的呼唤,歌声浸入内心。一种无法抵挡的魔力,带我们渐渐入戏。我们沉醉在歌声中,自然而然忽略了他的年龄。
“啊!我失魂荡魄……泰伊思的耻辱和她所犯罪孽……搅得我心烦意乱……”青年修士的内心焦灼,在歌声里奔突涌动,“使命已经显现,我必须回到诅咒之城!”阿塔纳埃尔的果断意志,在歌声里强调舒展。多明戈的声音造型与前面几部戏的“父亲”拉开距离形成对比,他特别注意年轻化、角色化的歌唱。在抒情性上表现得非常突出,中低声区柔美圆润,高音松弛富于弹性。在戏剧性上也有足够的张力感,富于男中音的宽度与厚度。歌唱机能还保持到现在这个程度,足以让观众从中体验美感与情感。
还不只是音色贴近角色,我们听到了“年轻”。在形体与动态上,多明戈也自觉向青年修士努力,他尽量让自己显得行动灵活腿脚利索。“我会去你的宫殿,拯救你。”一声歌罢,女奴装扮他的华丽外套,阿塔纳埃尔三下五除二脱下来,朝远处一扔,那速度与力度让人瞬间看到一个年轻人的爽直与决心。此后,青年修士与绝代名姬的对手戏也越来越好看,第一次与女高音歌唱家埃尔莫奈拉·亚赫合作《泰伊思》,他苦口婆心的劝诫,他温和仁厚的关照,他痛苦不堪的挣扎,他难以克制的欲念,“啊!我只记得无法平息的渴慕,唯有你是解药”,阿塔纳埃尔向泰伊思倾诉内心隐秘的深层痛苦。多明戈的角色定位精准明确,表演火候把控合度,两个人物的关系处理也极有分寸。
“歌剧之王”的艺术生涯虽已不在黄金时段,无论年龄还是容颜均不占优势。世界“三高”已只剩“一高”,但仍坚守歌剧舞台领衔主演。从男高音转型男中音声部之后,这些年多明戈在不断挑战新的角色,超越同行更超越自我,还不断带来惊喜,不断创造奇迹。他丰富的舞台经验与深厚的专业造诣,在塑造人物与表演艺术所能达到的境界,无不形成其独特优势,后辈追赶望尘莫及。
多明戈,这个名字岂止代表曾经的荣耀以有力助推票房,他的形象与精神,更带给世界歌剧艺术一种范式与引领。

关键字: 泰伊思 多明戈 歌剧

转载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请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资讯搜索

图文
视频
广播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