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资讯

更多>>
“咏叹”!忘记他的77岁
来源: 北京青年报     刊发时间: 2018/02/03
当大幕拉开,多媒体投影的纱幕与舞台上的布置相配合,营造出独特的沙漠环境,一群修士在沙漠中行走,与普拉西多·多明戈扮演的阿塔纳埃尔会合,阿塔纳埃尔唱出了歌剧《泰伊思》的第一首咏叹调。由法国著名作曲家马斯奈创作的歌剧《泰伊思》昨晚在国家大剧院完成了中国首演,多明戈第四次在这个舞台上塑造了他改唱男中音后的第四个歌剧人物。

声音,表达不可言说的欲望
这一部法国歌剧是中国观众不熟悉的作品,剧中的隐修士阿塔纳埃尔在全剧中占有重要地位,他对交际花泰伊思进行劝说,把她带进沙漠遭受艰苦的折磨,送到修道院,但他自己却经不住欲望的折磨,深深爱上了泰伊思,当他回到修道院见到的是奄奄一息的泰伊思,在泰伊思生前最后一刻诉说爱情。
与过去演出的三部意大利威尔第的歌剧相比,《泰伊思》的分量更重,有大段大段的咏叹调和二重唱,多明戈虽然依然是男高音的音色,但演起戏来绝不含糊,把阿塔纳埃尔的内心纠结与不能言说的欲望全部通过声音演唱出来,唱腔细致入微,让听者感受到这个人物的内心世界。他的演唱再一次向观众表明这位已经77岁高龄的歌唱家诠释人物时的高超歌唱技术,每一个内心变化全在他的起承转合的咏叹当中,让你忘记他是一位77岁的老人,领略他歌唱艺术魅力的永恒。

“交际花”与“圣女”,女高音的“内心戏”
当红女高音歌唱家埃尔莫奈拉·亚赫扮演的泰伊思也十分亮眼。她以柔美的音色,极强的声音控制力,将“交际花”泰伊思的骄纵与“圣女”泰伊思的圣洁表现得层次丰满。其中,著名的泰伊思咏叹调“告诉我,镜子,我的美貌将永驻”,亚赫以“内心戏”十足的表演诠释出一个恐惧年华老去、生命消逝,又害怕找到真我的女性所经历的重重矛盾。
同时,泰伊思与阿塔纳埃尔一首首动听的重唱,也被亚赫与多明戈演绎得珠联璧合。而在表演泰伊思拒绝阿塔纳埃尔的劝告时,亚赫的演唱又极富戏剧性,将人物此时的内心矛盾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最后病榻上泰伊思的柔弱则被亚赫唱得楚楚动人。

沉思,管弦乐带来的温度
导演、舞美设计、服装设计乌戈·德·安纳以富于象征意味的舞台空间、丰富流动的舞台视觉,表现剧中人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对于奢华和享受的欲念、对于永葆青春的渴望,以及男女主人公在“灵与肉”之间的挣扎徘徊。如诗般的舞台与马斯奈美妙动人的音乐相互融合,带给观众视听的享受与无尽的回味。
在帕特里克·富尼耶的率领下,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以纯净而斑斓的色彩描摹隐修士世界的肃静安宁和亚历山大城的繁华奢靡。管弦乐团首席李喆以丰沛的情感让观众耳熟能详的《沉思曲》展现出其所蕴含的精神力量。国家大剧院合唱团也将修道士的高洁肃穆、亚历山大城城民们的纸醉金迷表现得极具感染力。全剧艺术家们的精彩演绎,使得这部对中国观众较为陌生的歌剧有了温度,充满了浪漫的色彩。
转载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请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资讯搜索

图文
视频
广播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