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院资讯

更多>>
少壮派指挥的未来“一哥”,会是他?
来源: 北京日报     刊发时间: 2017/02/16
 (左驰/文)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于西方指挥界来说尤为沉重,包括库特·马苏尔、皮埃尔·布列兹、尼科劳斯·哈农库特、内维尔·马里纳爵士在内的多位老牌指挥大师相继辞世。所幸的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西方古典音乐舞台实则业已完成了新老交替,有越来越多的“70后”、“80后”新生代少壮派指挥家被委以重任,逐步构成了西方指挥家梯队的中流砥柱。
今年元旦,拥有一头浓密卷发、极具辨识度的“80后”委内瑞拉指挥家古斯塔沃·杜达梅尔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惊艳亮相,一时间迅速抢占各大媒体头条。但假如有人问我“谁会成为西方指挥界的未来领袖?”我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不会是杜达梅尔,也不是柏林爱乐的候任音乐总监、“70后”俄罗斯指挥家基里尔·佩特连科,而是相比之下略显低调的“75后”英国指挥家丹尼尔·哈丁(Daniel Harding)。


▶丹尼尔·哈丁

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丹尼尔·哈丁的职业生涯:1992年,17岁的哈丁将自己组织演出勋伯格《月光下的皮埃罗》的录像带寄给了时任伯明翰市立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的西蒙·拉特爵士。次年,西蒙·拉特便将哈丁招为自己在乐团的助理。1994年,哈丁入读剑桥大学,第一学年刚过便被克劳迪奥·阿巴多任命为自己在柏林爱乐乐团的助理指挥。两年后,年仅21岁的哈丁便完成了他个人在柏林爱乐乐团的指挥“处女秀”。同年,哈丁还在伦敦逍遥音乐节上登台执棒,成为该音乐节有史以来成功首演的最年轻指挥家。1999年,哈丁出任德意志不莱梅室内爱乐乐团的音乐总监;2003年他被阿巴多钦点,担任其一手创办的马勒室内乐团的音乐总监,现如今哈丁是该团的桂冠指挥;2004年,哈丁被委任为伦敦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2007年,他开始执掌瑞典广播交响乐团,就任该团的首席指挥;同年6月,哈丁被巴黎管弦乐团任命为首席指挥。自此,哈丁终于彻底摆脱成名虽早,手中却无大团的个人烦恼,这也标志着他正式迈入顶尖指挥家的行列。
阔别三载的哈丁和伦敦交响乐团即将于2月22日、23日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登台演出。三年前,哈丁率领伦敦交响乐团造访国家大剧院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他完全是一派邻家大哥哥的形象:戴一副黑框眼镜、踏一双帆布鞋、一身休闲装扮,留着点儿金色的胡茬。我对他说,“相信你一定会成为柏林爱乐乐团继任音乐总监的最有力竞争者!”哈丁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莞尔一笑。现在看来我当初的话早已成了一句玩笑,毕竟柏林爱乐已“名花有主”,但那次的一面之缘却更加坚定了我对哈丁的认知与好感。另外,哈丁也与许多前辈英国指挥家一样,“不可避免”地是一位球迷。有趣的是,虽然他早年的导师西蒙·拉特爵士是“红军”利物浦的死忠,出生于牛津郡的哈丁却是利物浦的死敌“红魔”曼联的球迷。

  
丹尼尔·哈丁与伦敦交响乐团音乐会
2月22日、23日 19:30
国家大剧院音乐厅
曲目:
2月22日:
小提琴协奏曲  西贝柳斯
小提琴独奏:尼古拉·齐奈德
第四交响曲  马勒
女高音:克里斯蒂安娜·卡格
2月23日:
第七交响曲 西贝柳斯
第二交响曲 拉赫玛尼诺夫

关键字: 伦敦交响乐团 丹尼尔·哈丁 音乐会

转载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请注明“来源:国家大剧院”。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资讯搜索

图文
视频
广播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