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完成于1918年4月20日的单幕剧《贾尼·斯基基》与《外套》(1916)、《修女安杰丽卡》(1917)并称为普契尼的歌剧三联剧,三联剧集中体现了普契尼的三个基本特征:悲剧、抒情和诙谐。在三个不同时代、不同地域背景下,普契尼以充满粗暴、残酷现实主义的《外套》开端,接着是一个柔和抒情的对立面《修女安杰丽卡》,最终以带有鲜明“意大利喜剧”色彩的《贾尼·斯基基》收束。普契尼以《贾尼·斯基基》实现了长久以来的喜剧心愿,成为他诸多代表作品中的“另类”,公演时人们大都表示很难想象这样一部如此诙谐的上乘佳作是出自普契尼之手,但这也恰恰印证了柏拉图《会饮篇》结尾所提出的观点:悲剧诗人也可能成为一个喜剧作家。 
三联剧于1918年12月14日在美国大都会歌剧院首演,普契尼未能出席。时任剧院总监在首演后向普契尼发去贺电:“大获成功。每部歌剧结束时都是喝彩声,总共有40次谢幕。特别对《贾尼·斯基基》很狂热。”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间,也的确如贺电中所描述的那样,《贾尼·斯基基》是三联剧中最受欢迎的作品,常常从三联剧中脱离出来,独闯天下,很多时候也会与其他作曲家的独幕剧、或者芭蕾作品一起演出。


从音乐的角度看,《贾尼·斯基基》可以说是普契尼最纯粹、最妙趣横生的杰作,充分显露了作曲家诙谐的天性。音乐构思密集精巧,全篇充满了灵活简略的对话,构成了一系列意趣无尽的幻想曲,细节中不乏比较和衬托,映射了普契尼眼中意大利小地主阶层的真实状况。从戏剧性出发,《贾尼·斯基基》做到了歌剧文学、叙事结构和喜剧的完美统一,堪称意大利歌剧史上的典范,也代表了普契尼歌剧创作的高度。十余个人物自始至终几乎不曾下场,所有的情节起伏都在音乐中得以实现,众人聚在一起叫嚷、讨论、辱骂、咆哮,因觊觎布奥索的财产假装出痛苦和失望,在没有分得理想遗产时转瞬愤怒和失控。作品中能够感受到强烈喜剧色彩的音乐思想,但却丝毫没有削减普契尼音乐性格中的高贵和典雅。正是因为这一点,使得作为升斗小民的主人公贾尼·斯基基也被赋予了难得的个性和尊严。 


2021年国家大剧院版歌剧《贾尼·斯基基》是继2011年小剧场钢琴版本后重新制作的乐队演出版本,充满活力的大剧院年轻创作团队将在戏剧场的舞台上构筑新的视觉呈现,充分挖潜大剧院过去十余年间歌剧制作所积累的宝贵资源,在继承中有创新,在创新中谋变化。结合戏剧场舞台特点及数年来深度参与大剧院歌剧制作的有益经验,精巧构思,在剧院制作剧目已有储备中充分实现资源循环利用。
演出将由国家大剧院歌剧艺术总监吕嘉执棒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国家大剧院男中音歌唱家刘嵩虎领衔出演,歌唱家陈大帅、张文沁等优秀青年演员携手同台,共叙上个世纪佛罗伦萨城多纳蒂家族的遗产风波,倾听劳蕾塔和里努乔的爱情宣言,感受一代歌剧大师的不朽魅力。


作  曲:贾科莫·普契尼
脚  本:乔瓦基诺·福尔扎诺
首  演:1918年12月14日美国大都会歌剧院

主创:
挥:吕
演:吴
舞美设计:张鲲鹏
灯光设计:孙楠普
化装设计:靳
多媒体设计:耿继周
服装统筹:陈媛媛
道具统筹:王伟君


主演:
贾尼·斯基基(男中音):刘嵩虎●
劳蕾塔(女高音):张文沁●
里努乔(男高音):陈大帅
齐塔(女中音):段妮娜
西莫内(男低音):柴进▲
盖拉尔多(男高音):曹瑞东▲
内拉(女高音):岳田
马尔科(男中音):杨迪
切斯卡(女高音):胡越
斯皮内洛乔(男低音):张洋▲
皮内利诺/尼克洛(男低音):佟子杨▲
古乔(男低音):陈雷▲
盖拉尔迪诺(童声):王仲翔
布奥索(哑剧):邓建乐
 
注:●国家大剧院驻院歌剧演员
▲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团员


佛罗伦萨赫赫有名的巨贾多纳蒂·布奥索病故,贪婪的众亲友赶至其家中欲瓜分遗产,不料想布奥索竟立下了要将巨额财产悉数捐给教堂的遗嘱,众人大失所望。布奥索表妹齐塔的侄子里努乔和贾尼·斯基基的女儿劳蕾塔正在热恋,但因为劳蕾塔拿不出丰厚的嫁妆,这桩婚事遭到了多纳蒂家族的坚决反对。里努乔搬来足智多谋的斯基基当救兵,劳蕾塔更是以一曲《我亲爱的爸爸》恳求父亲的帮助。贾尼·斯基基声称布奥索回光返照,乔装打扮成危病的布奥索,请来公证人重立遗嘱,他将部分财产分给众亲友,却将最值钱的骡子、磨坊和佛罗伦萨的豪宅留给了“布奥索的挚友——贾尼·斯基基”,为女儿赢得了丰厚的嫁妆。斯基基凭着新的公证赶走了愤怒的众亲友,劳蕾塔和里努乔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