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芭蕾舞剧《舞姬》改编自印度著名诗人迦梨陀娑的七幕诗剧《沙恭达罗》,最初由被誉为“古典芭蕾之父”的著名编导马里乌斯·彼季帕创排完成,并在1877年进行首演。该剧讲述了在遥远的古印度,尊贵的武士索罗尔与美丽的舞姬妮基娅不顾门第身份的差异在圣火前许下海誓山盟,但国王为嘉赏索罗尔的勇敢而将公主许配给他。被美色和权力冲昏了头的索罗尔答应了国王的婚约,妮基娅心碎不已。就在索罗尔犹疑之际,心生妒忌的公主却用毒蛇害死了美丽善良的妮基娅,深受打击的索罗尔只得在吸食鸦片中麻痹自我,在幻境中追寻爱人的踪迹。而幻境破灭后,索罗尔还是被迫来到神殿与公主完婚,但神灵终被这场悲剧激怒,惩罚了罪恶,毁灭了一切。


舞剧中,为爱而亡的舞姬妮基娅、英勇多情的武士索罗尔、娇媚善妒的公主甘扎蒂、由爱生恨的大祭司、高贵强势的国王,每一个人物形象都鲜明生动、惟妙惟肖。当神圣的爱情面对权利、欲望、金钱的考验时,除了嫉妒、仇恨与谋杀之外,对爱情的救赎、对权势的抵抗、对人性的思考则更加牵动人心。



分场阵容




第一幕
开场
贵族孀妻之子索罗尔与贫苦女仆之女妮基娅自小生活在遥远的喜马拉雅从山腹地。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索罗尔的母亲不愿看到儿子与这般贫贱的姑娘坠入爱河,于是她赶走了妮基娅。无处容身的妮基娅进入神殿,成了一名舞姬。身为舞姬,就要将自己的生命与贞操献予神殿供奉的神灵。
舞姬被视作圣女,她们只有在举行宗教仪式或参加祈神赐福活动时才能走出神殿,舞姬们的娇容也从不示于除大祭司之外的其他男子。

 
第一场
历经多年分别后,索罗尔找到了妮基娅的下落,与她私会。这对年轻情侣很快坠入爱河,二人决定冒着危险也要继续见面。在举行篝火仪式这一天,神殿的大祭司向妮基娅告白,请求她跟自己私奔。妮基娅在震惊之余拒绝了他,她提醒大祭司,自己身为舞姬早已立誓终生保持贞洁。仪式结束后,妮基娅偷偷溜出神殿与索罗尔相见。索罗尔同样提出带妮基娅私奔,可是妮基娅害怕此事将会造成的后果,同样拒绝了。索罗尔转而在火堆旁为爱起誓,承诺会一直等到她同意跟自己私奔为止。这对恋人紧紧相拥,并未察觉他们早就被大祭司看在眼里。二人分别后,大祭司暗下决心,打算谋害情敌索罗尔。
 
间场
索罗尔的母亲依照传统为他安排好一桩亲事——一方强邦的国王之女甘扎蒂。一切仿佛早已被命运安排,索罗尔被迫在对妮基娅示爱的同一天前去与未婚妻相见。甘扎蒂在城堡内为迎接未婚夫精心打扮起来。

 
第二场
国王在享受姬妾拥簇的欢愉过后召来自己的女儿,把未婚夫索罗尔的画像拿给她看。甘扎蒂看着男人的英俊面庞,欣喜地向父亲道谢。国王随即请来大祭司与四位蒙面舞姬(妮基娅就在其中)为准新娘祈福。大祭司一行离开时正遇上索罗尔与母亲到来,大祭司看到索罗尔后决定留下。索罗尔与甘扎蒂被引见给彼此。索罗尔沉迷于甘扎蒂的美貌,又害怕自己一旦拒婚会令母亲蒙羞,于是他接受了婚约。目睹这一切的大祭司认为这是除掉索罗尔的绝佳时机,他偷偷向国王告发其未来女婿和妮基娅的恋情。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国王却将怒火转向妮基娅,他要让妮基娅为违背舞姬的誓言付出生命代价。国王要求大祭司把妮基娅带来参加索罗尔与甘扎蒂的订婚宴会。大祭司对国王的要求惊恐万分,又畏惧于国王的怒火,只得应承。
甘扎蒂无意间听到了国王与大祭司的交谈,她认为婚事面临着危机,命令女仆将妮基娅带过来。房间里只剩下她们两人,甘扎蒂向妮基娅保证绝无男子在场,摘下她的面纱一睹容貌。妮基娅的美貌令甘扎蒂深感威胁,她拿出索罗尔的画像,告诉妮基娅他们即将成婚。妮基娅大为意外,她告诉甘扎蒂,索罗尔不久前还在火堆旁向自己示爱,绝对不可能娶她。甘扎蒂试图用珠宝收买妮基娅,妮基娅不为所动,二人大打出手。妮基娅要用匕首刺死甘扎蒂,但被女仆冲进来阻止。妮基娅为自己的行为羞愧不已,夺门而逃。甘扎蒂狂怒不已,发誓要杀掉妮基娅。

 
间场
这天晚些时候,大祭司告诉妮基娅,除非跟着他一起私奔,否则她必须前去为索罗尔与甘扎蒂的订婚仪式祈福。妮基娅心中纵有千疮百孔,却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同意为这对新人祈福。
 
第三场
索罗尔与甘扎蒂的订婚宴会极尽奢华,贵宾云集,场面盛大。新人到场后,国王要求舞姬前来祈福,大祭司与头戴长面纱的妮基娅随后入场。祈福舞甫一开场,妮基娅便取下了面纱,使自己的面庞曝光于在场的所有人眼前。索罗尔看清舞姬的面容后大吃一惊,羞愧地别过脸。妮基娅让在场男性看到了自己的长相,这样的举动令她蒙羞,并引起现场的一片哗然,大多数人也背过身去,不再看向她。即便如此,她还是自顾自跳起一段忧伤的舞蹈。妮基娅不堪心中的苦楚,没有完成祈福便打算离开宴会大厅,却被甘扎蒂的女仆拦住。女仆递给她一篮鲜花,指了指索罗尔,示意这些花是索罗尔送给她的。
妮基娅迷茫地走向索罗尔。正当她细嗅鲜花时,颈部突然感到一阵剧痛。妮基娅将花篮丢在地上,一条蛇从篮子里蹿出,向甘扎蒂爬去,但半途被国王斩除。妮基娅发现自己被蛇咬后惊恐万分,四处求助,在场宾客却都拒绝施以援手。只有大祭司出手施救,拿给她一小瓶蛇毒解药。妮基娅满怀希望地接过瓶子,却在喝下瓶中解药前看到索罗尔与甘扎蒂二人转身离去,于是她丢掉瓶子一死了之。
 

第二幕
序场
妮基娅的死令索罗尔悲痛无比,心中满怀内疚与悔恨,他在被迫迎娶甘扎蒂之前将自己锁在国王城堡的一处房间内。
 
第一场
索罗尔陷入沉睡。他做了个美梦,梦见从喜马拉雅的群峰之巅走下众多头戴面纱的舞姬。他还看到妮基娅正满怀爱意地深情呼唤,邀请他快些投入她的怀抱。
 
间场
索罗尔醒来后发现自己仍然身处国王的城堡内,不得不为婚礼做好准备。他感到万念俱灰。


第二场
甘扎蒂选定迦梨(印度教中掌管时间与变化的女神)的神殿作为婚礼举办地,这里正在举行新人到场前的盛大庆祝活动。索罗尔到场时受到八位圣女迎接,她们将他引领至甘扎蒂面前。
婚礼进行到中途时,索罗尔突然看到了妮基娅的身影。他开始追赶无形的灵魂,这令众人大为震惊。国王抓住索罗尔,强迫他成婚,就在这时,甘扎蒂也亲眼看见了妮基娅的灵魂。
甘扎蒂惊恐地步步后退,碰倒了婚礼大厅内的一只蜡烛。神殿失火,众人纷纷逃生,唯独索罗尔纵身投入火海。大火的烟雾直入天空,这对爱侣的灵魂终于得以重聚,一齐飞向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