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目剧情

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国家大剧院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所作的中国原创歌剧。原著是苏联著名作家鲍里斯·利沃维奇·瓦西里耶夫的小说,小说以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手法,讲述了几个女兵在二战中抗击德国侵略者的故事,讴歌了她们坚贞乐观的性格和勇于牺牲的精神。

国家大剧院力邀国内一流主创团队,倾力打造这部经典作品的中文版歌剧。作曲唐建平在创作中注重将欧洲传统歌剧的质感、俄罗斯民族乐派的美感和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情感融为一炉。有别于同名电影的创作,编剧万方在尊重小说原著的基础上,生动刻画人物性格,着力笔墨于美好与残酷的对比上,从而导引出鲜活生命的毁灭带给人们的悲伤和警示。导演王晓鹰将写意、诗化的笔调贯穿于全剧的舞台处理中,油画般的勾勒出大自然的辽远壮阔、人性的美丽温暖与战争的残酷无情。

在苏联卫国战争的战场上,一位准尉带领着他的一队女战士架设着高射机枪,勇猛地阻击空中的德军飞机。

在准尉眼里,女兵和男兵比较,优点是不喝酒,不惹麻烦,但这些姑娘爱美,爱幻想,平日里叽叽喳喳,也让他不时感到头疼。

女兵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性格各异。来自农村的丽莎,性情淳朴,内心偷偷地憧憬着爱情。大学生索尼娅热爱诗歌,普希金长诗中的人物连斯基,是她心中的恋人。嘉丽娅来自孤儿院,是个满脑子幻想的女孩儿。班长丽达的丈夫曾经是边防军的军官,在与德军的战斗中牺牲,满心充满复仇的渴望。而新来的女战士冉卡,是一位金发美女,她和一位有妇之夫的军官相爱,不得不分手。

性格爽朗的冉卡很快和女兵们打成一片,在她的鼓动下,活泼的女兵们梳洗打扮,开起了舞会。

丽达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冉卡,她的母亲带着她的儿子住在离军营不远的小镇上,她时常在夜晚偷偷溜出军营,去看望儿子和母亲。

在一次看过儿子、赶回军营的路上,丽达在森林中发现了两个全副武装、身背沉重包裹的德国兵。他们悄无声息地前进,如同两个幽灵。丽达飞奔回军营, 向准尉报告了敌情。经过分析,准尉和战士们认定敌人悄悄潜入后方,是要炸毁重要的铁道桥梁。

准尉挑选出五名女战士,出发去拦截敌人。

准尉带领着五个女兵在森林中赶路,不时发现德军的足迹。为了赶到德国兵的前面,她们艰难地穿越沼泽。

黄昏时分,准尉和战士们终于赶在德国兵前面,来到一处山岗,挖好掩体,等待阻击敌人。黑夜来临,姑娘们各自想着心爱的人,度过战斗前的寂静时光。

在渐亮的天光中,德国兵的身影在山下出现,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十个……十六个,在准尉和五个女战士面前不是两个,而是十六个全副武装的德国兵。面对突如其来的紧急敌情,准尉立即派丽莎赶回军营求援,丽莎匆匆离去。

凭着对地形的熟悉,准尉带着剩下的四名女兵们来到一条河边,佯装成伐木工,试图逼迫德国兵绕道前行,拖延时间,等待援军到来。

德国兵果然来到河边,森林里的砍树声和女人的喧嚣使他们止步,隐藏在树林里观察。

为了吓退德国兵,美丽的冉卡大声唱着歌,脱下衣服,走进河中游泳,准尉也跟上来。不想暴露行踪的德国兵终于悄悄撤退,放弃了这条路。

丽莎竭尽全力地奔跑,匆匆闯入沼泽,被沼泽吞没。

没有等到援军的准尉和女兵们与十六个德国兵开战。德国兵最终被女兵和准尉消灭,而丽达,冉卡,索尼娅和嘉丽娅在战斗中牺牲。

寂静的森林里,悲痛的准尉为姑娘们的死而哭泣。

主创主演
唐建平 作曲
万方 编剧
张国勇 指挥
王晓鹰 导演
刘科栋 舞美设计
刘建中 灯光设计
赵艳 服装设计
申淼 化妆设计
胡天骥 多媒体设计
贾菲 形体设计
焦淼 合唱指挥
查看详情
袁晨野 饰 准尉瓦斯科夫
张扬 饰 准尉瓦斯科夫
徐晓英 饰 丽达
杨琪 饰 丽达
王宏尧 饰 冉卡
刘颖 饰 冉卡
李欣桐 饰 丽莎
张心 饰 丽莎
张卓 饰 索妮娅
董芳 饰 索妮娅
刘恋 饰 嘉丽娅
孔迪 饰 嘉丽娅
张洋 饰 奥萨宁
仵威 饰 连斯基
王冲 饰 上校鲁申
陈冠馥 饰 母亲
阮明园 巴扬独奏
邱思婷 特邀芭蕾独舞
> < 查看详情
创作解析
作 者战争摧毁了美,让美变得更加可贵

小说作家瓦西里耶夫(1924-2013)曾在卫国战争期间自愿上前线。1941年7月,瓦西里耶夫在执行任务时,亲眼目睹了德国鬼子杀害两个姑娘的场景:

“那里,在林中空地的生机勃勃的绿色草地上,在这块幽静中显得和平的草地上,被阳光晒暖的树叶和青草散发着阵阵的芳香。就在这里,我看见了两个被杀害的农村姑娘。法西斯破坏分子杀害了她们,只因为她们发现了敌人……后来,我又看到了不少令人悲痛的事情和死亡, 但那两个素不相识的姑娘却使我久久难于忘怀……”

“记忆的推动”使瓦西里耶夫于1969年写下中篇小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小说通过一场规模不是很大的战争,通过五位女性战士的战斗与生活表现着对于“女性与战争”、残酷与美的思索,并且洋溢着浓浓的人情味。

剧 作我希望我能传达出这部作品曾经给予我的另一种力量,憎恶战争

一生看过的小说已经无法计数,看过而难以忘记的倒可以数得出来,《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就是其中的一部。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特的,鲜活又珍贵,然而在残酷的战争之中,个体的生命脆弱无比,转瞬即逝,令人悲痛。《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令我难以忘怀的是一种悲痛之下的刻骨铭心的悲哀。

我忽然发现我竟然从来没有忘记那五个女兵,真的,我如此清楚地记得她们。在苏联的卫国战中,在一处密林里,发生了一场极小规模的毫无记载的战斗,五个女兵在战斗中献出了自己的美丽、青春和生命。她们是英雄吗?可以说是,当然是,但又不是。她们更是女儿,是母亲,是情人,是失去亲爱丈夫的妻子,是满脑子幻想的女孩儿,是憧憬爱情的淳朴姑娘。她们那么年轻,年轻得令人心痛,一个个那样不同,但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战士。因此,她们出发去阻击敌人,毫无一丝犹豫。当静悄悄的黎明来临,她们无声无息地躺在地上,天光照亮她们苍白的面庞……她们不应该死,但她们死了,她们为了自己热爱的亲人和祖国而死,为了正义而死,她们的牺牲是荣耀的。但我相信荣耀并不能代替生命被毁没的悲哀。《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是歌颂五个女战士的英勇牺牲吗?是,但又不仅是。我希望我能传达出这部作品曾经给予我的另一种力量,憎恶战争。

——万方

音 乐“中国人脑海中的俄罗斯歌剧”

虽然同属欧洲文化体系,俄罗斯音乐却有着自己鲜明独立的特征。只要听一下那首著名的民歌《伏尔加船夫曲》,就会感受到这个民族的生命力量和生活情感。俄罗斯音樂学派的音乐与其有千丝万缕的同源关系而形成了统一的风貌。这部俄罗斯题材的歌剧,音乐别无选择地将这首《伏尔加船夫曲》作为最核心的音乐元素,风格和情感的牵引性力量融合了戏剧中多姿多变的各种音乐表现形态。除此之外,作为中国作曲家写作这部歌剧,我亦希望中国文化精神,或者说中国人的歌剧审美追求在音乐中产生积极的作用。20世纪以来,歌剧中的“歌”,因在很大程度上不能满足人们的欣赏需求而蔓延持续成为影响歌剧发展的世界性问题。也许这正是中国作曲家能够有所作为,并值得努力做出成绩的方面。我希望这部歌剧的音乐,歌剧的“歌”在有效表达戏剧内容的同时更为动听,而歌剧中的‘剧’能够通过丰富的音乐手段塑造出更为鲜活的艺术形象。

非常喜欢这个题材。庆幸能够在人类经历巨大战争灾难重获和平70周年之际完成这部歌剧。

——唐建平

导演与舞台呈现对幸福生活的记忆、向往和幻想、俄罗斯油画般的舞美与服装

当笼罩着晨雾的草地上巴扬琴声悠然飘过,当白桦林中《俄罗斯,我的故乡》混声合唱轰然响起,当剧中人物用歌声“朗读”普希金在《叶甫根尼·奥涅金》中的诗句,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俄罗斯土地的广袤和文化的深厚……

当丽达与她的奥夏宁、冉卡与她的上校、索妮娅与她的连斯基、丽莎与她的准尉、嘉丽娅与幻想中的她自己共同唱起华丽的九重唱时,我们被身处战争中的女人对爱情、对幸福、对和平生活的憧憬之情砰然打动……当女兵的美丽身躯与芭蕾舞演员的曼妙舞姿交相辉映,当战士、村民与身着民族服装的舞者乃至几位幻想中的人物同在一片白桦林中跳起圆舞时,我们几乎忘记了严酷的战争甚至忘记了生活现实……

但现实就在那里,战争依旧严酷。有着美丽身躯、美好情感的女战士被沼泽吞噬、被子弹击中、被战火灼烧,尽管她们怀揣着普希金、想念着孩子、高唱着《小路》,她们还是成了战争的牺牲者。她们首先是女人,她们也是英雄。

这是一出听不到枪声甚至看不到敌人的战争戏剧,有的只是充满诗意想象的情景和坚持经典品味的音乐,当然还有一群才华横溢的年轻艺术家在这样的情景中对这样的音乐的倾情演唱,还有那片有生命的、能移动的,唱着时而浑厚时而激烈时而深情时而华丽的合唱的那一大片“白桦林”……

我们的战争讲述中需要更多的心灵触碰和人性表达。这次,借助俄罗斯的深厚文化底蕴,来表达我们自己在纪念战争胜利的同时应有的一份生命关照和人文情怀。

——王晓鹰

人 物残酷与美的思索

丽达——有责任感的班长、女儿、妻子、母亲

丈夫中尉奥夏宁在战争中牺牲,丽达将他们的儿子托付给了她的母亲。他们驻扎在会让站时,丽达常常夜里溜出去探望她的母亲和儿子。在某天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候,丽达在回到军营的途中,发现德国兵的踪影……

在与德寇的战斗中,重伤的丽达为了不拖累准尉,饮弹自尽。

冉卡——将军的女儿,有着“修长的身材,金色的长发”的美丽女兵

她的亲人全部丧身在德国鬼子的机枪下。孤身一人的她热烈地爱着已有妻室的鲁申上校。鲁申上校是冉卡暂时的栖身之所,帮助冉卡“在残酷的战争中重新找到了自我”。 在最后与德寇的战斗中,冉卡将德寇从丽达身边引走。她在林中向德寇不断射击……冉卡被打伤,“最后,德寇简直是面对着她又补了几枪,然后还久久地凝视着她那高傲而美丽的脸庞”。

丽莎——在森林中长大的淳朴女孩

曾爱上了来自城里的猎人。最后在执行任务,返回会让站请求增援的途中牺牲在沼泽中。

索妮娅——经常泡阅览室、喜欢去莫斯科艺术剧院看戏的浪漫女孩,翻译

最后被德寇刺杀。

嘉丽娅——在孤儿院长大,却常撒谎说自己有个家,充满浪漫幻想

渴望爱情,胆小,但直到牺牲时,都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

“一个士兵在战争中牺牲——这不管看上去多么令人难受,多么悲痛,但毕竟是意料中的事,是严酷的战争中必然发生的事情。然而,一个年轻的姑娘倒毙在敌人的子弹下,这却是令人发指的违反常理的悲剧,它会引起人们特别强烈的悲痛,因为这些姑娘本是为了爱情和繁衍后代而来到人间的。……由于我选择了姑娘们作为主人公,这就使小说发生了突变,使它富有一定的道德含义和感情色彩。”

亮点集萃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故事发生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卫国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胜利决定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将欧洲人民从希特勒法西斯统治下解放出来。让我们以此剧向所有为自己祖国献身的英雄们致敬,让我们更加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1972年,苏联导演斯塔尼斯拉夫·罗斯托茨基将鲍里斯·瓦西里耶夫的中篇小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搬上了大银幕(左图为该片海报)。1980年,这部电影在中国上映后,风靡全国,成为中国观众最熟悉的俄罗斯电影之一,也成为几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其中的《喀秋莎》等插曲广为流传。瓦西里耶夫的小说原作也成为那个时代最受中国读者欢迎的小说。
除了1972年版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外还有——

苏联作曲家莫尔恰诺夫的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三十年前,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之际,总政歌剧团将这部歌剧搬上中国舞台。

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出品电视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十年前,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出品19集电视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导演:毛卫宁、张光北)。

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2015年版)

2015年,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小说《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改编的新版3D同名电影上映,并在8月25日登陆中国。




你们可听到我的呼唤(准尉的咏叹调)

带着深深的怀念,老年的准尉回到当年五位姑娘牺牲的那片白桦林。他深情的呼唤每个姑娘的名字,把鲜花放在她们牺牲的地方。

这是一首别致的咏叹调,是全剧的开篇,也定位了全剧音乐的艺术格调。唱词仅仅由五个女兵的名字和“你们可听到我的呼唤”构成。准尉的歌唱与女兵五重唱《在黎明之前》的音乐同步铺陈相融相伴。

寂静压抑着一切,即使是准尉充满悲情的呼唤也在极力的控制中反衬着寂静的力度。巴扬轻轻述说,圆舞曲节奏也收缩起节拍强弱对比的起伏。

黎明就要来了(丽达咏叹调)

女兵班长丽达经常在深夜偷偷溜出军营,穿过森林回家去看望幼小的儿子。这段唱抒发了她见到儿子后的喜悦心情。也揭示了战争带给人们社会生活的巨大伤害。这样的生活事件虽然平凡,但在表现英雄为实现人类和平“大我”利益而牺牲个人亲情“小我”幸福的献身精神方面,却更为真实。

在离别儿子返回军营的路途中,她充满信心的唱出“穿过寂静的树林”、“我满怀喜悦”、“黎明就要来了”。这段咏叹调充满喜悦之情,流畅的旋律在温暖而明亮和声色彩的烘托下激情荡漾,特别是在结尾高音bB上突如其来的色彩性和声对置,为音乐增添了独特的艺术感染力。

我知道爱情是什么

孤儿院长大的嘉丽娅胆小稚嫩,因为自卑经常编一些不着边际的故事。这段唱花腔女高音咏叹调充分发挥了花腔的艺术表现作用,在大小调和声交替的伴奏种,跳跃的歌唱旋律和灵活穿插的花腔的炫技紧密相接,塑造了单纯、活泼、可爱又故弄玄虚的嘉丽娅,同时也流露了她渴望爱,渴望亲情的情感。

俄罗斯,我的故乡

这首混声 无伴奏合唱篇幅不大,却可称作这部歌剧的点题之曲。经典的俄罗斯旋律融汇着苏联卫国战争歌曲的曲风,表达了俄罗斯人民不惧邪恶的战争,深切的热爱故乡、祖国、生活和平的情感。

乐曲由主歌、副歌和尾声三个部分构成。

小孩给老妈妈送信

将人物性格塑造深化到排他性的声种选定中,是经典歌剧成功的重要因素。美丽的女兵冉卡有着火一般的爱憎性格,她深爱着有了已经有了家庭的少校,但终因不能在一起而分离。战斗危机时刻她为了掩护战友,大义凛然高唱‘喀秋莎’将敌人引到绝路而慷慨牺牲。她的声种设定是花腔女中音或次女高音。为了表达她必须与深爱的人分离的痛苦,也表达她要和心爱的人在战场上共同战斗的信念。这首咏叹调的音乐在宽广音区中起伏跌宕,抒情的旋律和奔放的舞蹈性节奏相拥层层递进,塑造了冉卡美丽热情浪漫的人物形象,也宣泄了她心灵深处苦痛。

多么寂静

这是整部歌剧中最有戏剧性冲突,分量最重调动舞台艺术手段最多的段唱。 来自乡村的女兵丽莎,暗恋着准尉。面对敌情突变她欣然领命,为了战斗的胜利也为了自己心中暗恋的爱人独自冲向冰冷阴森的死亡沼泽。

丽莎的唱一波三折,时而被恐怖的沼泽吞没,时而在思念准尉而获得力量中拼死前行,最终深陷沼泽而牺牲。在这段唱,丽莎纯情的唱与充满了表现主义的戏剧性夸张的强大的沼泽合唱相对抗。在深陷沼泽无法前行的临死时刻,竖琴急促的音型烘托她最后焦急的爱情表白,死亡愈发临近,音乐愈发婉约和平静。最终丽莎绝命呼唤与强大冷酷的沼泽合唱强烈对抗。孤立无缘的丽莎惨死在沼泽中,而沼泽依然那样阴森冷酷。

在黎明之前(女兵五重唱)

这段五重唱可以说是这部歌剧的标识性唱段。这是由花腔女高音、抒情女高音、戏剧女高音、次女高音和女中音五个声种组成的五重唱。是五个女兵集体的主题曲。音乐的伴奏是由巴扬和重复五件弦乐器组成。歌曲的曲风明显带有苏联时代的风格特征。五个女声各自以歌剧的歌唱质感,在自己合适的音区演绎各自的声部旋律。乐曲结束指出,五个角色交替唱着“在黎明之前”的歌词,表达她在黎明的战斗前的不同心态。

俄罗斯,我的故乡
小孩给老妈妈送信
多么寂静
在黎明之前(女兵五重唱)

精彩唱段播放时请提示关闭背景音

首演回顾
媒体之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