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参观游览 > 艺术展览 > 正在展出
古典也时尚——第三届国家大剧院舞台服装展
展览时间:2021/11/03-2022/03/15
展览地点:大剧院艺术馆(西厅)
  • 展览介绍
  • 展厅实景

舞台容天地,戏服衲人生。
舞台服装的一针一线织就了时代的背景,孕育了人物的内涵。可以说,舞台上的每个角色,都住在他们各自的衣服里。
国家大剧院自建院以来推出了原创与自制剧目90余部,从“世界经典”到“中国原创”,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令观众心醉神迷。作为舞台美术创作不可或缺的部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服装也日益丰富,制作总量已达上万件(套),每件服装都由国内外知名设计师精心打造。他们或通过深挖服装材料,使艺术与技术相结合,激发观众的视觉审美;或唤起联想,通过象征与寓意的手法促使观者思考。中外设计师们将自己独特的审美与艺术理念倾注在舞台服装设计中,成就了戏剧的同时,也使一件件舞台服装成为了艺术经典。
本次展览是继2012年、2016年的“古典也时尚”国家大剧院舞台服装系列展后的第三回展出,旨在通过舞台服装之美,再现舞台艺术所承载的多元文化和精神内核。展览从国家大剧院原创与自制剧目舞台服装中精选近70件套进行集中展示,涉及《林则徐》《风流寡妇》《二月》《阿依达》《李尔王》《罗密欧与朱丽叶》《西施》《运河谣》和《泰伊思》九部剧目。这些服装将贯通古今、融汇中外的戏剧故事以不同的美学理念展现,既有以写实手法呈现的古典美,也有以构成手段塑造的现代美。当“古典”与“时尚”交融碰撞,将会迸发出新的审美风尚。愿观众漫步展厅,感受舞台服装以“时尚”之造型焕活“古典”之意境,让经典之魂得以传承,让古典之韵跟随时尚。
  国家大剧院
  2021年11月


扫码或点击图片,进入虚拟展厅浏览

展览介绍
  
林则徐 

设计理念

《林则徐》的服装造型意在突破艺术与技术障碍,用传统的服装结构与材料的技术再造,把过去的时间连续到今天,形成多个空间维度。人物在观众的眼中变得“有形”,而这个“形”又是那个时代形象的抽离,绝不是复刻。通过这个“有形”,让角色活在今天。时间只在当下感知,过去与未来都是虚拟的感知。百年前的林则徐时代通过与今天创新技术的融合,使用虚拟现实的设计手法来消除观众与历史之间的沉思距离,让观众得以进入艺术家的思维中来完成林则徐人生的穿行。
  ——陈同勋

风流寡妇 
  
设计理念

服装设计理念中包含了很多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元素。男士清一色的都是燕尾服,女士服装则会相对富于色彩,这部剧里的色彩选择也是很讲究的。一幕中,服装以银灰、黑色系为主调;二幕则转为白色调;三幕中,迎合舞美与灯光的效果,服装方面的颜色也会相对艳丽。而格拉瓦里夫人(汉娜),有别于剧中其他女角色,每次出场都会保持自己独特的高贵奔放的气质。
  ——乌戈·德·安纳

二月 
  
设计理念

色彩的意向传递是这次服装造型设计的原发点。色彩选择上摒弃了近乎全部的色彩元素,运用并强化黑白灰,这是贯穿《二月》的造型服装设计乃至整个制作过程的一种主动的选择,并非减法和被动放弃。黑白灰强化的目的是力图做到意向表达更纯粹有力,以极大的主观性来诠释《二月》及其中角色的悲剧性。
黑色,是近春而依旧冷得瑟缩的寒夜,是迷茫困顿孤独徘徊的死静,是欲挣无力的混沌的时代。白色是永入于黑夜的文嫂的白绫三尺,是一潭死水里溅起的细碎飞沫,是幻灭的虚无与信仰的空洞,更是精神回归无望的“天问”与“招魂”。灰色是模糊了棱角的落魄与世故,是信仰缺失犹豫漂泊的内心,是不能干预现实的压抑苦闷不知所向。许许多多,深深浅浅的灰,如人性之复杂性。与此同时,灰色的明度控制同时满足舞台空间层次的诉求。红色,苦寒中的叛逆,也是《二月》服装造型设计中除黑白灰之外使用的唯一色彩,在终场使用点到即止,稍现即逝。如一闪即灭的火星,即便有光和热,奈何太微不足道,什么也改变不了。以上,色彩意向性象征性压倒所有设计要件,是原发点,也是指引。
  ——门晓光

阿依达 

设计理念

歌剧《阿依达》的服装还是古埃及风格,但却是更具有表现力的古埃及风格。一定程度上,服装并没有完全尊重史实,而是更多地体现了我的自主性,无论是材质还是外形。颜色的选择是因为我想到埃及就想到了黄沙,想到了尼罗河,所有的颜色都与大自然有关。
  ——弗兰卡·斯夸尔恰皮诺

李尔王 
  
设计理念

李尔是个国王,他有一个大披,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这上面。在不列颠国,国王和有爵位的各个人物,都有属于自己的不同格子,像徽章一样,所以我用格子来作为一种主题。这次设计是用我收藏的和纸,先染色再去做各种格子,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这种方式。
  ——和田惠美

罗密欧与朱丽叶 
  
设计理念

我认为服装不只是服装,而是一种存在方式,让我们知道每个人都有盔甲,都有一套将社会、文明、历史与我们自身紧密相连的系统。我们在这一点上必须解放自己,灵魂才是重要的。但是为了呈现它,我应该用一种激烈的、侵略性的方式来诠释,所以,我用的颜色一定是纯粹的、绝对的,总是这三个。白色是心灵的颜色,是纯洁的象征,拥有无限的可能,同时也是死亡的颜色。我觉得它既寓意凋零的生命,也象征心灵与纯洁。黑色对我来说是晦暗,可能代表着厚重或晦暗的文化。红色象征热情,是自由的颜色,是开阔的视野。我能从这种论证中发掘某种意义,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意义也是戏剧性的,心灵性的。
  ——斯特法诺·波达

运河谣 

设计理念

本剧服装款式最大的特点是季节上跨越春夏秋冬,地理上又跨越南北,在尊重传统审美基础之上,结合歌剧的表现形式,进行变形与夸张。在民族民俗的元素运用上,考虑季节和地理位置的变化,相应面料的质感、肌理都随之改变,如南方的刺绣细节,北方棉袄粗犷的针线感等等。在服装色彩上,女主角水红莲以红色作为主色调,男主角秦啸生以蓝色为主色调,二者之间的感情纽带关砚砚则是紫色,在红色与蓝色之间,紫色是承上启下的色彩,也暗喻这三者之间不可分割的情感与命运。群众的色彩则是根据运河边四季变化的生态色彩作为主色调,其中最具特点的便是水灵的服装,以传统的戏曲旦角服装作为基本款式,色彩上运用了中国山水画中的青色,而泼墨的色彩晕染感又表现了运河边写意的山水风景,她与写实的群众之间也同时形成了虚实相生的舞台效果。
  ——李锐丁

西施 

设计理念

我们从来都赞叹西施的美丽,我们也都努力去描摹那永恒的梦想。我们使用梦幻般的蓝色,似实又虚的款形,希冀让一位多少人心中的美呈现在眼前。艺术作品中的丽人,总是让人觉得遥远而神秘。我们从今天回望过去,能否用粗麻和丝绡让美丽转过身来,我们努力去设计一个真实的人,因此希望这部剧中的西施形象,能让人感受到女人的呼吸,体验到人性的温暖。
  ——韩春启

泰伊思 

设计理念

《泰伊思》实际上是一部音乐诗,其元素不仅构筑了舞台场景,并且在一个超越真实、更富于象征意味的空间内织就富有戏剧性的表演。象征着神圣、牺牲、苦修的空间由两个元素构成:一个是木头,代表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1000 个碎片;另一个是荆棘王冠,代表着基督受难和殉道。亚历山大港的名妓泰伊思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但盛名之下的她却有年华不再、容颜衰弛的隐忧。在象征要素中,我们构筑了19 世纪剧院镜框式舞台局部,以表现泰伊思这一人物以及水的概念。它在海滨城市亚历山大港,这同样向我们昭示着象征主义,以及镜子和镜像的概念——这在东西方文化中,都具有极大的象征主义意味。泰伊思在镜中的影子,正如著名的小提琴独奏乐段“泰伊思冥想曲”,是对于她一生的映照。
  ——乌戈·德·安纳


  
 

舞台服装是由色彩、造型和面料组成的情感编码。当观众看到角色时产生喜悦、振奋或悲哀等情感触动,结合灯光、布景、音乐和表演的共同作用,形成情感共鸣,完成情感解码,演出的戏剧性和艺术性由此大大提升。
时尚变幻,经典永存。国家大剧院的舞台服装始终坚持在继承中创新,让古典焕发新生。世界各地的服装设计师汇聚于此,以各自独特的艺术语言参与创作,最终把闪现的灵感转化为绚丽的服装,将璀璨夺目的舞台效果奉献给观众。
当喧闹回归平静,戏服走下舞台,我们得以换个角度欣赏她们的美。近距离观看服装的纹饰、材质和工艺,品味设计师的创作理念和灵感来源,也许能够在不同的人物造型中满足我们自身的情感渴望。作为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和中外文化交流的平台,国家大剧院将继续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吸引国内外优秀的艺术家来这里施展才华,为广大观众呈现更加多元化的舞台服装设计,推动中国的舞台艺术繁荣发展。
国家大剧院
2021年11月